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新疆矿业网-新疆国源矿业 > 矿业百科 > > 文章内容

能源法律体系的特点

作者: renli 来源: 中国矿权交易网 时间: 2015-05-11 阅读: 发布项目
    (一)能源特别法相对完善,自成体系
    
    在能源法律体系中,煤炭法制定较早,特别是2005年,国务院印发了《关于促进煤炭工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建设以《煤炭法》和《矿产资源法》为基础的法规政策调控体系。目前,我国的煤炭法规体系建设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煤炭法律体系基本形成。

    1、煤炭规划和资源管理类立法

    规划先行是煤炭资源保护和合理开发利用的源头和前提。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国土资源部等主管部门已经制定的规范性文件包括《煤炭矿区总体规划管理暂行规定》( 2012年发改委第14号令)、《生产煤矿回采率管理暂行规定》 (2012年发改委第17号令)、《特殊和稀缺煤类开发利用管理暂行规定》(2012年发改委第16号令)、《煤炭工业发展“十二五”规划》(发改能源[2012]640号)、《国土资源部关于煤炭资源合理开发利用“三率”指标要求(试行)的公告》(2012年9月20日)等。
     2、煤炭建设生产类立法
    已经制定的重要规范性文件包括:《煤矿地质补充勘探项目管理暂行办法》 (发改能源〔2011〕1641号)、《煤矿建设项目竣工验收管理办法》(国能煤炭〔2012〕119号)、《建设项目安全设施“三同时”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令2011年第36号)、《加强煤矿建设安全管理规定》(安监总煤监〔2012〕153号)等。
    3、煤矿安全和矿工权益保护类立法
    已经制定的此类规范性文件包括:《煤矿安全监察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 第296号)、《国务院关于预防煤矿生产安全事故的特别规定》(国务院令第446号)、《国有煤矿瓦斯治理规定》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国 家 煤 矿 安 全 监 察 局2005年21号令)、《国有煤矿瓦斯治理安全监察规定》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国 家 煤 矿 安 全 监 察 局2005年22号令)
    《煤矿瓦斯等级鉴定暂行办法》(安监总煤装〔2011〕162号)、《煤矿瓦斯抽采达标暂行规定》(安监总煤装〔2011〕163号)等方面。
    4、煤炭环境保护及综合利用类立法
    国家已经出台的重要规范性文件包括《粉煤灰综合利用管理办法》 (发改委等十部委2013年第19号令);国家能源局、财政部、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联合制定《煤矿充填开采工作指导意见》(国能煤炭〔2013〕19号);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印发《国家鼓励的资源综合利用认定管理办法》的通知等。
    (二)核能法律相对独立,但法律效力层次较低
    我国的核能立法体现在4个方面: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及安全导则、国际条约与惯例。
    2003年10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放射性污染防治法》是唯一一部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法律。
    行政法规主要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核材料管理条例》(198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核设施安全监督管理条例》(1986年)和《核电厂核事故应急管理条例》(1993年,国务院令第124号)、《放射性废物安全管理条例》(国务院令第612号)、《放射性同位素与射线装置安全和防护条例》(国务院令第449号)《放射性物品运输安全管理条例》(国务院令第562号)等。
    大量的核能法规表现为国家核安全局、国家能源局、国防科技工业局等主管部门发布的规章及导则和标准等其他规范性文件。
    总之,我国核能法律体系,从铀矿勘查、开采、选冶、尾矿库及其相关地质资料保密和铀矿山管理的特殊性,从铀浓缩、铀转化、核燃料、乏燃料的运输到核电厂的选址建设运营等方面,核能法律体系基本是一个相对封闭的运行系统。
    (三)能源法长期缺位
    能源法的长期缺位导致能源法的拾遗补缺作用和消除内部冲突的作用大大削弱。
    随着科技进步、人们对自然界认识的加深及其对能源危机的深刻反省,人类发现新的能源矿种大有可为,而该矿种在勘查、开采、转化开发方面的特殊性,用现行的既有管理制度对其进行规范可能存在一定的不适应性,此时,能源法的基本原则就可以发挥拾遗补缺的作用,能源法的价值将得到彰显。进而,有关监管部门可以根据能源法的精神和原则拟定具体监管制度,这有助于解决无法可依的难题。
    同时,由于能源法是能源领域基本法,具有协调特定能源规划和开发的功能,这就有助于避免特定规划之间的冲突,真正实施全国能源一盘棋的理念。
    但是由于能源法“久立不出”,能源法的上述两项功能受到很大削弱。例如,我国在能源规划方面是先有枝叶后有躯干,各专项规划均先于《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发布,该规划对能源专项规划的指导意义已经无从谈起。 我们不能从现行法律规定当中, 直接找到关于能源法基本制度的法律规定, 只能通过概括、提炼和总结得出, 各项主要制度之间缺乏必要的联系,单打独斗, 形同散沙。
    2011年11月国家发改委发布《煤层气(煤矿瓦斯)开发利用“十二五”规划》(发改能源[2011]3041号);2012年3月,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国家能源局发布《页岩气发展规划(2011-2015年)》(发改能源[2012]612号);2012年3月,国家发改委发布《煤炭工业发展“十二五”规划》(发改能源〔2012〕640号);2012年10月,国务院批复了《核安全与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及2020年远景目标》;2012年7月,国家能源局发布《生物质能发展“十二五”规划》(国能新能〔2012〕216号)和《太阳能发电发展“十二五”规划》(国能新能〔2012〕194号);2012年10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天然气发展“十二五”规划》(发改能源〔2012〕3383号)。2013年1月初,国务院发布了《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国发〔2013〕2号)。
上一篇: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修正)总则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资讯

分享到:
收藏 | 挑错 | 推荐给好友 | 发布项目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